宜州的花儿红——辽宁义县脱贫攻坚工作纪实
更新日期:2020-01-15 信息来源:新华网 游览:42 次

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2015年底,239个行政村中的151个,头上顶着贫困村的帽子;36万农业人口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6698人,贫困发生率13%。那时,义县是辽宁省10个深度贫困县之一。

这是一份诠释着忠诚与担当的答卷。2019年底,随着最后18个贫困村销号,2040名贫困人口脱贫,义县把贫困县的帽子抛在了身后。

村村有产业、户户有项目,紧紧抓住“产业扶贫”金钥匙

1月的辽宁气温骤降至零下10摄氏度,东北乡村本到了“猫冬”时节,但在辽宁省锦州市义县七里河村存仁花卉种植合作社的大棚里,一眼望不到头的扶郎花开得红艳艳的,十几名五六十岁的农村妇女正忙着摘花、包装。

“大卡车天天往外拉,书记说我们的扶郎花都卖到北京了。在这儿干一天挣60块,谁还猫冬。”村民王书芬一边熟练地摘花一边说。

七里河村民眼中格外红艳的扶郎花正是义县坚定“产业扶贫”的缩影。七里河村党支部书记毕存仁说:“2014年,支部牵头创办了村社合一的存仁花卉种植合作社,目前已建成高效花棚24栋、冷棚7栋,年产扶郎花1200万枝,市场供不应求。在合作社扶郎花产业带动下,这个曾经一米硬化路面没有、一盏路灯也没有的穷村,贫困户已全部实现脱贫。”

锦州市委常委、义县县委书记张智明说:“贫困村要实现稳定长期脱贫,必须在主导产业上下重功夫、花大气力,宜种则种,宜养则养,宜工则工,宜商则商。”

151个贫困村就是151个要攻下的山头。义县一个村一个村调研,一个村一个村想办法。在村村有主导产业,户户有脱贫措施的实践中,义县总结了政府主导、光伏发电、整村推进、企社合作、大户带动、资产收益、资源开发、科技成果转化、电子商务、家庭作坊10种产业扶贫模式,将产业扶贫项目和扶贫对象牢牢“捆绑”在一起,让贫困村和贫困户有了造血脱贫的源动力。

党建引领、典型激励

坐在炕头上,和曾经的贫困户聊脱贫,聊好日子,他们多数会提到两个人,村里的党员和挂上大红花的道德模范。在脱贫攻坚战中,义县始终注重党建引领和道德激励,让贫困户既有人领着脱贫,也从内心激发过好日子的动力。

高台子镇桑土营子村辽西活畜交易中心办公室里,办公桌旁边是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为了把村集体的活畜交易中心经营好,65岁的村党支部书记韩松林已在这里吃住两年了。老韩说:“脱贫攻坚是政治任务,我们支部书记就要有上对得起党、下对得起乡亲、中间对得起良心的信念。”正是有了支部书记时刻坚守岗位的劲头,桑土营子从一个负债140万元的后进村,一跃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已经脱贫的韩立志说:“是书记带着我们奔向好日子的。摆脱贫困,最感谢的就是共产党。”

张智明说,脱贫攻坚战中,义县紧紧扭住抓党建促脱贫这个“牛鼻子”,坚持以党的建设为统领,夯实政治责任,把党的建设嵌入到经济社会发展和脱贫攻坚的方方面面,引领着脱贫攻坚的前进方向。

激发贫困户的内心动力,变“让我脱贫”为“我要脱贫”是脱贫攻坚战中必须攻克的关口。义县创新提出“道德扶贫”,深入挖掘群众身边靠自己双手脱贫的先进典型,用他们的事迹激发全体贫困户主动脱贫的精气神。

高台子镇东高家屯村的唐立华是让十里八村乡村门都竖大拇指的勤劳女人。42岁的她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但丈夫高中华2015年1月突发高烧,抢救了两个月后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病毒性脑炎却让他变得疯疯癫癫,2019年初双目失明。公婆年迈、丈夫大病、儿子上学,种种困难面前唐立华没有哭天抹泪在家等着扶贫救济。一如变故之前,她把生活的希望放在了自己的双手上。义县养牛的多,饲料需求量大,唐立华就干起了打草粉加工饲料的活儿。这是个又脏又累的活儿,壮劳力干一天都直不起腰,晚上还要伺候丈夫,唐立华每日天不亮就出发,摸黑才回家。唐立华说:“陪丈夫到老,把儿子养大,伺候公婆为他们养老送终。只要一家人在一起,这样的日子苦中有乐。”

为美好生活的奋斗永远没有终点

义县县委深刻认识到,贫困县的帽子虽然摘了,但确保贫困户稳定脱贫不返贫的任务依然艰巨,为美好生活的奋斗没有终点。为此,义县坚决贯彻摘帽不摘责任、不摘政策、不摘帮扶、不摘监管,同时以“三变”改革壮大集体经济为抓手巩固脱贫成果。

在繁忙的扶郎花大棚前,七里河村党支部书记毕存仁说,村集体+普通农户+贫困户,花卉合作社走的就是“股份合作”的路。村集体以电力设施、水井和100万元资金入股,普通村民以资金、劳动力和308亩土地折价112万元入股,贫困户以148万元扶贫资金入股,每两万元一股成立合作社,大家以股权为纽带,拧成一股绳,2018年每股分红1500元。

义县县委书记张智明说,通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让农村分散的资源活起来、零散的资金聚起来、农民发展的动力足起来。这对持续促进农业产业增效、农民生活增收、农村生态增值、村集体经济壮大、推动脱贫攻坚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目前,8.5万名普通农民成为股东,占全县45万人口的23.6%。2017年末,义县239个行政村中无集体经营收益的有177个。经过“三变”改革等多方面努力,义县现已消除了“空壳村”。

(新华社记者李铮)

(责任编辑:何璇)